养在深宫十余载,她一心一意为皇室卖命,却意外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最尊敬的母后是杀父仇人,最引以自傲的宁朝是埋葬双亲的墓地,最恨的敌国太子,却是这世上对她用情至深之人。大婚前夕以一对十,最终还是随雪而去。恍惚间她紧紧抓住了最后一束光,随着缓缓苏醒在十年前的宁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