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本没有鬼,说的人多了就有了鬼。鬼,是看不见的,都在各自心里。阴魂也罢,鬼怪也罢,无非就是以此借托对某种情感的表达。天地之广,母恩最大,我的故事意在回顾母亲的鸿天之恩,鞭打世人遗弃老人,自私狂暴的逆道行径。本书以母亲亡灵的孤悲为线索,展示生活中的悲欢离合。倾情向读者朋友奉献我的不才之作。